陵园概况| 动态新闻| 墓型展示| 陵园环境| 业务流程| 安葬服务| 祭扫服务| 情感纪念| 交通资讯| 陵园首页

邵象华 鞍山不该能忘记的钢铁 “巨人”(二)

八达岭陵园 发布人:zdy 发布时间:2013-03-27 10:00:04 浏览量:1065

邵象华

为邵象华先生献花

    1948年鞍山解放,参加留用人员学习班。(右二为邵象华)

市长刘云鹤请他们到家中吃饺子
  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邵象华受国民党政府委派,到鞍山来参与接收“昭和制钢所”。7名接收大员中,32岁的邵象华最为年轻。
  能够接手“当时中国最大的钢铁厂”,邵象华的喜悦是可想而知。到达鞍山后,他才获知,昭和制钢厂破损严重:一号钢厂内,钢水凝在炉子里;二号钢厂的全套设备早已被苏联红军运走,偌大厂区里,只有5名打杂的中国工人……旋即,资源委员会鞍山钢铁有限公司成立,接收大员邵逸周任总经理,邵象华等其他6名接收大员任协理(副总经理)。
  梦想,近在咫尺。邵象华带领工人“拼命地恢复生产”,十五六个炼钢炉,一个接一个地修复,第一炉钢出炉了,邵象华激动异常。然而,1948年的东北,新旧政权殊死博斗,炮声不断……终于,总经理邵逸周飞赴台湾,公司宣布停产。听到“停产”这一消息时,邵象华哭了。多年后,他回忆道:“我花了那么多心血把炉子修好了,勉强把钢弄出来,(却)不能干了,我不伤心啊!”动荡中,他依然关注中国人自己的钢铁生产。
  留守鞍钢的6名协理陷于困境——没有工资,没有粮食,随时都有饿死的危险。王晓云回忆说:“当时,全靠飞机空投食品,可空投的食品远远不够。”幸好,工人们深知,谁在为公司“尽心竭力”,他们送来米面与青菜……
  1948年2月19日,鞍山解放。
当天,6名协理及30多名技术人员被解放军护送到郊外,并被告知:“毛主席有指示,你们都是人才,一定要好好保护”。几天后,邵象华等6名协理被刚刚走马上任的鞍山市长刘云鹤请到家中,吃了一顿热气腾腾的饺子……
  世事更迭中,邵象华的内心也在翻天覆地。王晓云说:“鞍山解放后,毛主席的第一道命令就是保护技术人才,这给他留下极深的印象。不仅如此,共产党干部平易近人、虚心求教,一心一意想把鞍钢办好,使他很感动。他对共产党人的认识就是从这时开始的。”现实,给邵象华上了最为生动的一课,王晓云将此形象概括为:““炼钢(的同时),也炼了人。
鞍钢十载热情满腔:
    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邵象华随解放军进入沈阳,参加了接管鞍山钢铁有限公司的工作,并在新诞生的鞍山钢铁公司中,担任炼钢部总工程师。随后,他参与制定鞍钢全面复工计划,并满腔热情地投入其中。
  复工的路途崎岖不平。一次,邵象华想利用炼钢厂原有的“预备精炼炉”,生产铁路急需的冷铸车轮特殊铸铁。留在鞍钢的唯一一名日籍工程师却说:“那是不可能的”,技术争论中,日籍工程师讥讽道:“如果你们中国人能搞成,我就给你们磕头。”愤怒的邵象华历经周折,终于制定出周密的精炼操作方法,试验一举成功,令所有鞍钢人扬眉吐气。
  不久,鞍钢第一座平炉投产。然而,即使在当时的发达国家,炼钢操作也很大程度依赖工人们的经验,由于日伪时期炼钢熟炼员工已经离去,因此,投产后的平炉事故不断。邵象华不分昼夜地守在现场,逐一解决难题,迅速降低了事故发生率。此时,平炉寿命只有9炉,远远低于日伪时期90炉至100炉的纪录,邵象华和工人们齐心协力,终使平炉的寿命恢复正常水平。
  1949年7月9日,鞍钢全面开工,史称“七九开工”。鉴于邵象华做出的卓越贡献,鞍钢授予他二等功臣称号,他的脚步却未停歇片刻。邵象华的女儿邵贝羚回忆说:“每天,爸都提前一个小时到班上,给转业干部们上冶金课。为了系统讲解,爸还编写了一本《钢铁冶金学》作为教材,这也是新中国第一本冶金教材。”与此同时,邵象华又开始自学俄文。邵贝羚说:“家里的地上摆满了俄文单词卡片,爸天天晚上背这些卡片。很快,爸就学会了俄文。很快,爸就能翻译俄文书了。我记得爸请来一批专业学生进行翻译,由他自己进行校对,经常是爸已经校对完了,新的翻译稿还没有拿来,那些翻译学生都感到很大的压力,也由衷佩服爸爸。”邵象华翻译的这本俄文书名为《钢冶金学》,是国际公认的权威炼钢专著。不仅如此,他还组织人员翻译了美国冶金名著《碱性平炉炼钢》。这两本专著译成汉文后,均成为当时大学冶金系的必备教材。
  1950年,在苏联专家协助下,鞍钢开始建立现代化企业各项组织管理制度。邵象华负责制订公司各个基本生产工序的技术操作规程、产品检验标准、技术措施等,这些都是鞍钢步入正常运转的必要基础。经过700多个日日夜夜,邵象华负责制订的各项技术指标均远远超过日伪时期纪录,被视为“奇迹”,轰动全国,他也因此被公认为我国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技术管理的重要奠基人之一。
1957年,邵象华首创在180吨大平炉上采用镁铝砖炉顶,其寿命超过了当时国际上铬镁砖炉顶的寿命,这项技术迅速在全国推广……
  王晓云回忆说:“虽然很忙很累,他却高高兴兴的,很有劲头。”他以不倦的努力,追寻着那个不曾磨灭的钢铁梦想,那是一种发自心灵深处的力量。
  1955年,邵象华就当选为中国科学院第一批学部委员(1993年改称院士)。三年后——1958年秋天,他被调至冶金工业部钢铁研究院,从此,离开了鞍钢。但是,他一直没有忘记鞍钢,王晓云说:“每次鞍钢有人来北京时,他都会详细问鞍钢的发展情况,他对鞍钢的感情很深”。他的心底,始终装着鞍钢,那是他生命中灿烂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