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园概况| 动态新闻| 墓型展示| 陵园环境| 业务流程| 安葬服务| 祭扫服务| 情感纪念| 交通资讯| 陵园首页

一位九旬老人的创新情结

八达岭陵园 发布人:zdy 发布时间:2013-03-19 14:42:58 浏览量:1076

邵象华

为邵象华先生献花

在中国钢铁工业界,说起邵象华院士,无论是已经卓有建树的冶金专家,还是风华正茂的一代新秀,都会对这位我国近代钢铁冶金工程的主要奠基者肃然起敬。同行们仰慕这位享誉国内外的冶金学家,不仅因为他投身中国冶金工业近70年来创造的成就和贡献,而且更钦佩的是他至今依然保持着思维的活力,他为钢铁工业不断进步的思索从未停歇。
  今年2月22日,是邵象华先生90岁的生日。在这个特殊日子到来的前几天,记者从钢研总院打探得知老人现在仍然每天要去顾问办公室。于是征得邵老的同意,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我们有机会面对面地坐在院科技委给他的办公室里。
  1913年出生在杭州的邵象华先生,19岁时就在浙江大学获得化学工程学士学位,毕业后到上海交通大学化学系做了不到两年的助教,他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中英庚子赔款留学生。在英国伦敦大学帝国理工学院苦读3年后,他圆满地取得了冶金学一级荣誉学士及硕士学位。当时,邵象华的导师非常希望他能接着攻读博士学位,并且亲自写信向庚子赔款基金会陈情。然而,同样的一个机缘,让邵象华也曾萌生的继续求学梦淡去了。1937年底,在当时赴英访问的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主任翁文灏先生的盛邀之下,邵象华欣然决定回国投身刚刚起步的中国冶金工业。从1938年开始,邵象华先后参加了在湖南筹建中央钢铁厂和在昆明中央机器厂筹建耐火材料车间与理化实验室的工作。由于国内冶金学科急需师资,1940年,凭借自己的实力,邵象华被“挖”到武汉大学去筹建冶金系并担纲教授。但是,很快他又被调往资源委员会电化冶炼厂所属的炼钢厂任厂长。由于回国前期对欧洲几个拥有炼钢先进技术的国家进行过较为详细的考察,以及多年的实际工作体验,邵象华对钢铁企业工程建设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抗战结束前的那几年,他主持参与了国内重要冶金工程的建设及技术试验和应用。1944年他在四川綦江主持设计建成了国内第一座碱性炼钢平炉,其技术功能达到同期国际水平。抗战胜利后,百废待兴。邵象华经过南北奔波,1946年又被调到鞍山钢铁公司参加恢复重建工作。在鞍钢一干就是12年,邵象华经历了新旧社会冶金工业界的风风雨雨。作为技术权威,他既做领导,又不离一线,虚心向老干部和国外专家学习经验与新知,这使他对唯物论和辩证法由接受到理解,甚至影响到后来所有的实践上。尽管那时国内缺乏基础,但他勇于借鉴苏联等国的经验,围绕如何提高生产效率这个核心目标,创建了中国大钢铁企业的整套技术管理制度。在他担任鞍钢公司协理、技术处处长、炼钢厂副厂长直至公司总工程师职务的过程中,他尤其注重和鼓励创新,他主抓的许多开创性的工作,为我国冶金工业规模从小到大,技术上由弱到强打下了坚实的根基。在此期间,为了迅速提高技术人员和工人们的专业素质,他不遗余力奉献自己的才智,亲自撰写了我国第一部《钢铁冶金学》,成为流行一时的权威教材。后来,他组织翻译的苏联的《钢铁冶金学》,成为几个钢铁学院的教科书。他还领衔翻译了美国的《碱性平炉炼钢》和《氧气转炉炼钢》等专著,这些实用理论的广泛传播,弥补了国内冶金工程理论的不足,有力地促进了中国炼钢工业的发展。
  谈到在钢研总院的工作,邵老的神情略微严肃起来。1958年来院后,他先是为总院的炼钢、冶金物理化学等学科的创建与发展奠定了基础,并且亲自培养了一大批为总院和国家钢铁工业做出重大贡献的高级人才。特别是从60年代起,在他主持下开展的国家急需的关键技术研究,如真空冶炼和特种冶炼工艺的开发、应用物理化学原理生产超低碳不锈钢、用氧气转炉生产低碳合金、铁矿中铌的综合回收利用等,这些带有创新性的研发实践,起到了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平静的话语中,老科学家也对自己未能持续的专向研究多少有些遗憾。
  作为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首批院士,邵象华从未满足这些学术荣誉,从年轻时代开始养成的勤于思考,不懈探索的良好学风,伴随他在钢铁工业界走过了近70年。虽然有了美国金属学会会员、日本钢铁协会名誉会员这些权威的荣誉,但是他一刻也没有忘记作为一个中国冶金学家的崇高使命和责任。近些年来,他对钢铁工业如何创新的问题备加关注。他认为,创新绝非凭空产生,今天所有的创新,都是从已有的技术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新的创造之所以会成功,是基于新的方法和工具。从原有的技术中寻找到能为今天可用的部分,也许就可以实现创新。创新的目的是提高生产力,而不是别的。老人深邃的目光里仿佛流露出一种求索的渴望,他的思绪也许正向着未来创新的挑战展开去。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90岁高龄的邵院士谈起他的钢铁梦缘竟是那么兴奋,对于中国钢铁工业的发展前景,他更是满怀希望。老人说,现在自己看的书不少,包括英国科学家霍金的新著。他似自言自语,又好像告诫给记者:从微观世界看问题有时难以看得透,但对一切事物都应去辩证地思考。创新固然重要,永远跟人家走是不行的。只有把握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才会取得真正的进步。记者不忍心间断老人的思绪,听他的讲述真有一种如饮甘霖般的享受,这岂止是一个老科技工作者情系创新的心路历程,其中蕴含的还有他们这代人始终不渝的报国胸襟。
  送邵老走出办公楼,融融春光映照在老人慈祥的脸上,望着这位九旬老人离去的身影,我们心头一热: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院士仍对创新执著不已,我们还有什么攻克不了的难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