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园概况 | 动态新闻 | 墓型展示 | 陵园环境 | 业务流程 | 安葬服务 | 祭扫服务 | 情感纪念 | 交通资讯 | 陵园首页  
  管桦在最后的日子里
 
 

 
a      为管桦先生献花  
     
 

    这幅墨竹是管桦10年前画的。那年他和李婉在昆明参观一座寺庙,寺庙里的妙虚法师亦工书法、擅墨竹,且书法和管桦颇为相像。妙虚法师禅书一体、以禅入画,引起他们极大的兴趣,长时间驻足观看。回北京以后,管桦忆起当时的情景,渐悟妙虚法师书画艺术真谛,产生了灵感,便画了一幅佛竹。题词云:“竹生含佛性,飘然有仙姿”。从此,在管桦的风竹、雨竹、石竹、斑竹、醉竹等墨竹大家庭中,又多了一个佛竹。画好后,他不太满意,揉成一团随手扔进纸篓。李婉说她喜欢,拣起展平后放进书橱收藏起来。这次回女过庄,李婉把这幅画找出来,裱好后挂在了餐厅。

    管桦很少用朱砂画竹,因为颜料珍贵,只有想保佑或祝福谁时才画一小幅。也许是太兴奋,或许是冥冥中有一种预感。在随后的时间里,管桦托丰南文化馆馆长李印启找来朱砂,随心所欲地画起了佛竹。说来也怪,平时他用朱砂画画,迟滞发涩,难度很大。而这一次却非常滋润光滑,自然流畅。他还边画边介绍说,过去清朝皇帝在奏章上作的御批,也叫朱批,用的就是朱砂,显得庄重威严。佛门及百姓喜欢用朱砂写的字、画的画,认为挂在庙堂或居室,能避邪镇宅,保佑主人平安。他转身对鲍河扬和韩进利说:“那就让这些佛竹保佑你们一生平安吧。”

    两天时间,他总共画了5幅佛竹,第一幅送给了本村的韩进利。这韩进利家和管桦家是世交。抗战时敌人喊着要抓鲍子菁的子女,将他们斩尽杀绝。是韩进利的奶奶冒着生命危险,将管桦的二妹裹进被垛才免遭杀害。这次建新居,又是韩进利一手操持的。管桦深情地说:“你喜欢,就拿去吧,它会保佑你。”另外4幅分别送给大儿子河扬、二儿子军扬、远在美国的小儿子洪扬,以及从小在他身边长大的外甥女书林。从整体上看,这佛竹俨然草书的“佛”字,颇有仙姿,似在云中,叶子向四周伸展开去,像是邪恶无法近身的“佛光”。此时,管桦将自己对孩子们的祝福融入清静、圣洁的佛竹。同时也为他们事业有成,油然产生无限的幸福和骄傲。

    “你一定能够写好”

    “有竹人家”匾额刻好后,管桦一直在考虑配一幅对联。他把这个想法告诉河扬,并说:“古人严谨的楹联讲究对仗,已经被前人写绝了。咱们打破常规,用散文诗的形式写,而且就由你来写,我书。”这可难为了河扬,虽说他写过小说、诗歌,但写散文诗还是第一次。要是换个别人,他求之不得要展示一下自己的才能。可现在是写父亲,写高了,是对父亲的不尊重;写低了,也是不尊重;写不出父亲的思想和境界,或文笔达不到父亲文章那种韵味,写得不美,还是对老人家的不尊重。他思谋再三,最后还是推辞了。

    8月15日吃过晚饭,管桦把河扬叫到阳台上,说:“今天咱们把上下联写出来吧,否则别睡觉。还是由你来写,你一定能够写好。”同样是出于对父亲的尊重,也是得到父亲的信任和鼓励,这一次河扬没有推辞,并很快陷入深沉的思考和无尽的遐想:经历近一个世纪的风风雨雨,父亲现在已功成名就。他晚年走出喧嚣的城市,回到故乡,远离拖累人的名利场,徜徉在一望无际的田野山林中间,徘徊于藤萝和翠竹浓荫之下,感受到心灵的快慰和精神的解脱,仿佛进入了一个妙不可言、令人陶醉的大境界。

    河扬似乎体悟到父亲此时的心境和对人生的理解,产生了灵感。河扬对管桦说“爸 ,我有了。上联是:从昏沉的黑暗走出的第一缕黎明的霞光,唤醒我繁华的梦;下联是:长春藤编织的桂冠,散发出紫色的清香,竹林碧叶萧萧,是我心目中的掌声。”

    管桦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快步走到案前,兴奋地说:“再说一遍。没法想象比这首更好更合适的了。”并半开玩笑半赞赏地说:“这‘紫色清香’一句还真有点你艾青伯伯的味道呢!”管桦记下这首上下联,沉思片刻,对河扬说:“我只改第一句,说‘高空的云雀第一声叫出黎明的霞光’,怎么样?”河扬看后,又重新诵读了几遍,对父亲说:“我的那句太低沉了。云雀一下子到高空俯瞰人世,像是在放喉歌唱,生命感不一样。再有霞光,一般人只会想到从黑暗来,您却将它来自云雀,提升了境界。这一改,我才知道自己还差十几年的功底。”

    8月16日上午,管桦兴致勃勃地把对联分别写在两张宣纸上,并选较满意的一幅交唐山的朋友去刻匾。午睡后,兴犹未尽,和李婉、河扬在院子里照完相,又把对联写到一张四尺宣纸上,署上“壬午夏于故乡氵更水之滨书鲍河扬诗——管桦”。没想到,这竟成了他的临终绝笔。

    “送小两口留作纪念吧”

    回女过庄以后,管桦家里每天都有乡亲们来串门。一天,邻居杨慧芝来看望管桦,一进屋就受到了管桦的嗔怪:“听说你家小子结婚了,怎么不言语一声,这可就是你们不对了!”杨慧芝赶忙解释道:“孩子去年12月份结的婚,天气冷,所以没好意思惊扰您”。管桦接着说:“这么着吧,明天我给孩子画张画,送小两口留作纪念,祝他们幸福。待他们岁数大了,看到这是当年大伯给画的,还挺有意义呢!”

    杨慧芝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清楚地记得,20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村缺医少药,当时她婆母患冠心病卧床不起,是管桦和李婉一次次从北京买来药,送给老人治病,使婆母的病一天天好转,后来还能下地干些轻活了。想到这儿,杨慧芝忙说:“您这么大岁数,过去没少给您添麻烦,这次就算了,您的心意我领了。”没过两天,管桦捎话让去取画,杨慧芝过意不去,贴了锅他爱吃的玉米面饼子送过去。

    多年来,村里无论谁家有个大事小情,只要管桦知道了,总是要帮上一把。本村朱学臣家孩子多,生活困难。他儿子定亲时,管桦和李婉及时送去1000元以解燃眉之急。

    就在管桦去世前5天,曾把患糖尿病的邻居杨淑芝叫到家里,询问病情,嘱咐她要注意饮食,坚持服药,并说过些日子带她去北京检查一下。杨淑芝望着管桦、李婉送给她还够吃半年的药,逢人便讲:“管桦那么有名的大人物,没一点架子,心里总装着乡亲,好人哪!” 本来管桦和李婉商定,8月18日回北京安顿一下,国庆节后再回女过庄,由河扬出面,请西大街的乡亲们,每家来一个人,到新楼聚一次。打个招呼,今后又要经常和大家生活在一起了,请多关照。

    不料,就在17日清晨,管桦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于11时10分从容地走完了他人生最后的旅程。

 
 
   管桦简介
  管桦在最后的日子里
    晚风吹来忆管桦
    祭扫服务

 

 

    管桦  
    刘培植  
    詹天佑  
    芮杏文  
    杨义碧  
    梁树年  
    潘田  
    马克坚  
    张秉贵  
    马萧萧  
    任宝贤  
    杨承宗  
    李慧芳  
     
 
 
电话:010-81181138 | 地址:京藏高速水关长城出口八达岭国家森林公园东侧 | 邮编:102112 | 京ICP备12044870号 | 技术支持:八达岭陵园网络工作室 陵园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