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八达岭陵园
陵园亲情故事
陵园首页 > 陵园·亲情故事 > 正文

民生银行创始人暮年爱足球


经叔平

进入经叔平纪念馆

 

经叔平的头顶有着一连串的光环——“破冰者”、“中国民营经济的形象代言人”、“当代中国商业精神教父”。

这位“红色资本家”60岁时再度出山,协助荣毅仁二次创业,组建了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随后组建了中国第一家咨询公司——中国国际经济咨询公司、第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中信会计师事务所、第一家律师事务所——中信律师事务所。

78岁时,经叔平更是创建了中国首家主要由非公有制企业入股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中国民生银行,并在2000年12月19日上午9时30分,敲响了民生银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锣声。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私产入宪,就是经叔平率领全国工商联多次呼吁,终于在2004年的宪法修正案中落到实处。

    富商之子

经叔平系浙江上虞人,1918年7月出生于一个富商之家,其父经易门在上海开有纱厂。

位于杭州西湖花港公园景区西侧的魏庐(又名惠庐),原房主即为经易门。该宅院建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占地面积2000平方米,有大小客房10余间,由此足可见经叔平家道殷实。

或也因此,作为民族资本家第二代的经叔平青年时期的人生轨迹也就基本敲定:1934年至1939年在上海圣约翰大学新闻系学习,毕业后他去香港某新闻社应聘记者,因路途耽搁,迟到一步未果,于是到父亲的企业上海新中实业厂当副经理,逐步进入商界,并进入卷烟行业,先后担任上海华明烟厂副经理、经理和上海华成烟厂经理。

新中国成立后,经叔平成为上海卷烟联合生产销售公司总经理兼上海卷烟同业公会主任委员、民建上海市委副秘书长。

1952年,全国各地相继组建工商联,出任上海市工商联副秘书长的经叔平分管税收募债。任上,经叔平建议在上海推行建账工作,后被全国工商联推广。

次年,经叔平赴京就职,举家北迁。

新中国第一公关

1978年,受邓小平委托筹建中国国际信托公司(下称中信)的荣毅仁找到了一些已沉寂多时的“红色资本家”,其中就有经叔平,其时年60岁。

经叔平熟悉国际贸易、国际法律和国际会计,而中信当时的重点工作是从国外引进先进技术和设备,由此,经叔平参与起草了中信的章程、机构设制、管理办法、业务计划等,并在1979年出任了中信公司董事及房地产部总经理。当时,经叔平已是61岁。也正是在此时,经叔平赢得了“中国第一公关”的称号。

1979年10月初,中信召开董事会后举行记者招待会,由经叔平主持,荣毅仁介绍情况。一位外国记者问:“中信公司哪一位是负责公关的?”那时,连经叔平对“公关”这个词也感陌生,荣毅仁反应极快,指着身边的主持人:“经叔平先生就是我们的公关。”第二天,香港《大公报》刊登出了“中国第一公关——经叔平”的新闻,这个称号由此不胫而走。

经叔平也确实没有辜负这一称号。1981年,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个重要窗口——中国国际经济咨询公司正式成立,经叔平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1989年,经叔平向时任上海市市长朱镕基建议,请外国著名企业的领袖人物当顾问。经他牵线搭桥、积极组织,21位来自世界11个国家的企业巨头组成了“上海市市长国际企业家咨询会议”,为上海改革开放出谋划策。由此,经叔平在国外结交了许多政界要员、财团大亨。他是英国前首相希思的座上宾,并曾与撒切尔夫人私人会晤。

2004年7月7日,英中贸易协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成立50周年庆祝活动时,向对英中贸易和英中关系有着杰出贡献的10位中国人颁发“破冰先锋”奖项,多年担任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名誉会长的经叔平就是其中之一。

创办民生银行

1993年11月,经叔平当选为全国工商联主席,成为继陈叔通、胡子昂、荣毅仁之后的第4位主席。仅仅一个月后,在当选后的第一次大会上,经叔平就在发言中提到:“大家认为‘借贷无门’是当前民营企业发展中面临的很重要的问题,我愿意与大家一起做几件事情,可以办一家银行,着重帮助民营企业融资。”

当年12月30日,经叔平以个人的名义,给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兼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朱镕基写信,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由全国工商联牵头,办一家以民营企业投资为主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因为要把一个大的银行进行改革以支持民营企业动作大,从一个小的银行开始,根据中国的具体情况,如果行,说明这条路可以走;如果不行,一家小银行影响也不大。

经叔平的信在两天后得到批复,朱镕基的意见是请人民银行予以考虑。

在这之后,全国工商联动用了上上下下各种关系,奔波于有关部门之间,主要工作就是“说服解释”,重点要说清楚“为什么要以民营企业投资为主”、“为什么不能让国家做大股东”。

1995年5月,全国工商联终于得到了央行颁发的许可证。1995年6月,中国民生银行筹备组成立。1996年1月,民生银行挂牌运作,经叔平担任董事长。

球迷经叔平

近两年退下来后,“球迷”经叔平的业务生活主要是看看书,当然还有看球。“特别是足球、网球、篮球、排球,就连欧洲杯我也看了,经常是夜里2点钟的时候还是在看电视。”经叔平2007年接受采访时曾笑着说。

经叔平忆起少年时的上海租界,“中国足球队较少,而外国侨民、团体都有足球队,租界的一些外国驻军也有足球队”。经叔平等学生看足球赛时都希望中国队把外国队打败。

“球迷”经叔平还是个“戏痴”。1933年,京剧名家马连良到上海演出,由于就读的圣约翰大学附属高中管理严格,经叔平没能赶上演出时间。他和一帮小戏迷集体给戏院写了一封信,请求马连良周六下午给他们加演一场。几天之后,他们的信竟然刊登在上海《新闻报》上,马连良也真的给这些学生们加演了一场。

还有一次,经叔平在戏园里听杨宝森的戏。杨宝森在台上唱一句,经叔平身后的一位戏迷就跟着哼一句,经叔平几次压住火气,转过身请求那人保持安静。可那人不一会儿又情不自禁跟着哼唱,年轻气盛的经叔平忍无可忍,一气之下把椅子竖起来,自己高高地坐在椅子顶部,以牙还牙地冲那人说:“你不让我看,我也不让你看。”场面一下子火爆起来,两人差点动起手来。

热门推荐

电话:010-81181138 | 地址:京藏高速水关长城出口八达岭国家森林公园东侧 | 邮编:102112 | 京ICP备12044870号 | 技术支持:八达岭陵园网络工作室 陵园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