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八达岭陵园
陵园亲情故事
陵园首页 > 陵园·亲情故事 > 正文

登山探险遭遇冰崩,怀念驴友“晚归”


黄瀛涛

进入黄瀛涛纪念馆

没有人知道自已的生命将会何时何处以何种方式而终结,有时便是猝不及防的戈然而止。

与陌生人同行,我通常是沉默的,不主动搭讪的,即便有交谈也是一问一答式的淡然。经历安阳六个多小时寒冷的等待,终在2010年元月一日早七点半左右与黄梅户外的八人汇合,上车便是与晚归紧挨而座,与晚归的交谈竟然是热闹的。话题的进行,缘于晚归的主动问候,他聊起他的网名是有趣而欢喜的,他说生活中经常的早出晚归,便有了“晚归”。因喜欢一部小说里的主人翁无语随风,便有了“风”名。因喜欢而不断更换着网名,似乎这样会灿烂着他的人生,我这样想着。他说北方天冷,准备带羽绒服的,却自认累赘,买了一条便宜毛毯带着,冷了就披着,脏了扔掉也不可惜。走户外哪有带毛毯的呀?想他真是个可爱的人。问了我的工作我的户外,我竟也快乐的聊起我今年大满贯的户外:古城漫步、徒步、溯溪、蹦极。他说他参加过一些户外活动,很是喜好。因有着共同的爱好,他要了我的QQ号,约好回去后网上交流的,还说好不是今年就是明年和桂树林骑单车去洪湖看我,并问了骑车的路线。从安阳到林州的一个来小时路程便是愉快度过。

林州驴友带领我们穿越太行山的支脉太平山,并说,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从太平山走,保你们太平,不止今天,而是永远的太平,多好的祝福啊!太平山的风景是我见过最朴素的,偶有粗犷有力似刀削斧壁的石壁在壮观着它的景致,或一些悬挂崖壁的冰凌增添着它的美丽。山路是我走过最普通的,有石级的台阶有蜿蜒的小道,林州驴友带队,桂树林冲锋在前,沉默收尾,我们一伙安然的走在中间,即使有停留拍照的,他俩始终保证着距离不让人上前不让人掉队,一行人是安全的,自愿组合出去的队伍,风险是平等的,而他俩却主动承担着前后更多的风险,是我参加过多次户外团队中配合最默契的队伍。上山路不长,很快就完成。

下山路走的是天平山的景区石阶。因是景区,风景便多了些,而此风景多是冰雪来不及消失的痕迹。有名的天平飞瀑,寒冷将昔日“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美丽冻结,形成今日的二三十米高度的冰凌雪山,南方的我们看着它便觉是相当的观壮了,因此大家情不自禁将脚步停留,在“雪山”石级台阶处,晚归将我与沉默与桂树林分别拍照留影。随后,大家便各自寻找着不同角度观赏着拍摄着“雪山”,我见晚归着单衣独个欢喜着在池中玩,好玩的我便探索着将脚步慢慢的从左边踏入池中,池底滑溜,迈步困难,离晚归三米多距离时,听到沉默喊叫,“山上掉冰了”,我仰头望时离“雪山”顶三四十米高的冰凌直逼过来,快速蹲下用手抱头,仅是两秒,冰凌将我手腕、背部背包击中,趁着冰欲落再落的间隙,我迅速向池外跑去,离我最近的沉默不顾危险将我拉出。随后听到有人叫晚归受伤了,他扒倒在池中,于是沉默桂树林乐客三人不顾还在向下飞溅的冰凌袭击,快速入池将晚归救出,冰水将他全身侵湿,他们翻出干衣迅速给他换上,并叫有衣服赶紧拿来给他盖上保暖,我拿出了包里因爬山发热而脱下的一套保暖衣和毛衣。此时我的手臂发出阵痛,忙找到离“雪山”十几米的一处安全地座下,翻开衣袖,血在冒,用纸紧紧按着,胃里有些翻涌直想吐强忍着,并这样傻座着傻想着,发生太快,几秒钟,如果不是沉默的喊叫让我快速应对,我将不堪于此,如果不是他冒险将我拉出,将会再次受伤。不堪设想。感谢沉默!随行的林州驴友都过来了,打120,找当地户外救助的,个个紧张而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对晚归的抢救。我、单调和林州四个驴友背起大家的行装下山,留下其他人保护着安慰着晚归。到景区的路有段长长的垂直的旋转的铁梯,狭窄难行,背着包下来都很是困难,心里便是紧张,待会将晚归抬下山将是多么的艰难啊。快到景区,见沉默已背着120的医药包又飞速上山了,有些惊异:他怎这般的果断而精练。山里的天黑得早,很快便是伸手不见五指,因衣着单薄,身子不住的发抖,好心的司机(接送我们的车)让我座在车内并打开暖气。一个人便在黑暗中等待。一会,本地户外队来人来车,拿上绳索及其他工具迅速上山。接着消防队也来了,两辆车,不知是几个人,全都上山了。我的心更是悬着了。默默的祈求老天保佑快些将晚归救下山。不知什么时候,黑暗中有灯影人影绰约出现,终于下来了。四五辆车快速向林州市人民医院而去。

医生护士在紧张的抢救,大家都围在晚归的身边。我因寒冷守在车内,终是放心不下,拿起车上的毛毯(后才知是晚归的)披在身上直向抢救室去。到门口便听医生说不行了,结论是冰凌将他脊骨砸断刺伤肺部内出血。回眸在一个劲的恳求护士快给他打针打针呀,并不停地揉搓他的手臂,几个男的直跺脚,单调歪倒在地,所有人都流着眼泪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怎能接受,这怎么可能,怎么就没救了,刚才在车上都问到了吗?怎么一会就不行了呢?当生命仪上的曲线划为直线,一切成事实,晚归离我们而去了,绝望无助悲伤将我们包围,那一刻,是如此的痛!林州驴友们不停的安慰着我们:你们都尽心尽力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并竭力帮助我们安排后事。将手续办好车辆安排后,用毛毯盖着晚归,我们一行八人护送他回家。不大关注时间的我,临走看了下表,时间正指向午夜十二点,以这样痛的方式离开林州市是我们未曾料到的。

与晚归相处的片断如此清晰,我与他竟是有缘的:我们有过一个小时的快乐交谈;有过网上相约的交流;有过洪湖再见的约定;我们同处于死神狞笑的面孔下,受了伤;我将衣服送与他最后的温暖;他用毛毯给予我寒夜的暖流。不同的是我逃脱了死神的魔爪,而他却……!这一切让我怎能忘记?!脑海中回想着他说过的:网名早出晚归,却是生命的早归;无语随风,却是随风而去。毛毯终是他自己准备着的温暖。网名、毛毯似乎与他的生命有着丝丝缕缕的关联?我不能明了,这是否是天意!?天妒英才!

年轻、 高大、健谈、爽朗、阳光便是他留给我最初的和最后的印象。共同渡过屈指可数的九个小时,却是我永久的怀念!沉痛悼念驴友晚归!祝他一路走好!

热门推荐

电话:010-81181138 | 地址:京藏高速水关长城出口八达岭国家森林公园东侧 | 邮编:102112 | 京ICP备12044870号 | 技术支持:八达岭陵园网络工作室 陵园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