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八达岭陵园
陵园亲情故事
陵园首页 > 陵园·亲情故事 > 正文

一个女化妆师的陨落


雪香姐姐

进入雪香姐姐纪念馆

特例独行,时尚而又有点温柔,这是云蔚给我的第一印象。

云蔚, 一个让人只见一次就永远无法从记忆中抹掉的那种女孩,我只见过她三次,这三次加起来的时间不超过48小时,但她的每一颦每一笑现在都能在我脑海中浮现出来。

记得是高中同学大聚会,聚会上当然是热闹非凡,从中午吃喝到晚上,还是聊不够,最后我们几个比较谈的来的留下继续回忆继续侃,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瘦瘦的女子,戴了一个很流行的毛线帽子,瘦腿裤,毛毛靴,一身都很时尚,很精致的妆,坐下后,云蔚把帽子摘下来,登时,灰暗的房间(FRIDAY就这气氛)里亮堂许多,我也觉得有点晃眼,忘记自己是不是'啊'出来了,但一定是看了看周围大家的反应,忘记是谁说了句,够时髦的呀,梳光头。

2005年,我搬到了新的房子,邀请了弘凯和云蔚,有点小私心是想让他帮我家人还有一个好朋友也拍点好片子。那天过的特别愉快,整个拍摄过程都是欢声笑语的,从早上一直到晚上. 云蔚帮我的好朋友化了特别好看的妆, 弘凯给她拍了很多好片, 后来做了本相册送给了我的好友那天觉得云蔚比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活泼很多, 也许是头发长了,人也有点丰满了的原因,看着更女人味了, 那天一直拍到晚上7点多,又一起到餐厅吃饭,合影留念, 后来的片子也都不错,让我最喜欢的居然是花絮. 那天大家的话题基本都是围绕摄影呀,拍照呀,张弘凯经常跟畏冰说起漂亮模特, 我在旁边开玩笑的对云蔚说,他怎么这样呀,你快管管他吧,就知道说漂亮小姑娘. 云蔚特洒脱的说,没事,让他说去吧,去找都没关系. 后来又说到很多有意思的话题, 还跟她说能不能有空教教我化妆,她一口答应了. 最后到了很晚大家才散去. 每当我回头翻看那天拍摄的照片,就会想起当时镜头后面发生的趣事. 觉得有这样一个即有趣又有内容的女孩子做朋友真的很不错.

2007年大年初六.几个好友约到我家聚会, 弘凯和云蔚也来了, 一进门, 另外一个朋友看到他们俩很吃惊, 居然我本以为互相不认识的人是大学校友.那天的话题主要是化妆,做了妈妈的我想学习一下如何化妆, 王老师很耐心的教我们几个学生从最基本的要素学起, 什么粉饼最好,什么皮肤应该买什么样的化妆品,什么睫毛膏又便宜又实用,什么样的光线下才能化出最完美的妆容…… 我做模特,王老师站着边化边讲,旁边是各位同学仰头仔细听讲,我妈妈在一边认真笔记,这个画面觉得特有意思,只可惜当时没有拍下来…… 我们这些同学还提了无数问题,现在那份笔记还很好的被我保存,王老师推荐的几个牌子的化妆品也已经被列入我的SHOPPING LIST里. 那天我问王老师,怎么还不要宝宝(做了妈妈的人见到结了婚的人都爱问这个问题),她说身体不好,经济条件也不容许, 我还以为她是开玩笑, 还跟她说了很多小孩子特别好玩的话, 鼓励他们也赶紧要一个. 现在想想自己怎么不管别人说什么,就强人所难呢.聊到最近他们拍摄的<男人装>, 感觉云蔚真是弘凯的坚强后盾,能帮他出很多主意和建议, 虽然云蔚比我们小,但反而觉得她比较成熟,这两个人真是超般配可人的一对. 后来王老师走了,我又琢磨了琢磨,还是觉得有她在我才对化妆有点谱,心理打算着哪天还是再巩固一下吧,我这个笨人对这方面太不开窍.  让我敬佩的多才多艺的王老师!

8月,我和张弘凯在短信里聊我买的5D,希望他有空来教教我,他说最近很忙,都没上班,我还开玩笑说他不想混了.他告诉我,云蔚住院了,情况不好.我心里一惊。他说,已经是好几年的事情了,原来的光头也是因为化疗造成的.这时的我喉咙感觉发堵……本来都控制住了,但现在又复发了… …看着那么活泼开朗的她居然是和病魔做了多年斗争的病人,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想想当时自己还以为人家是赶时髦才剃光头,唉~~ 有些事真是无能为力,只好默默祝福吧,希望一切都有奇迹发生。 

可是,奇迹还是没有发生,9月6日上午,年轻的她还是走了,我在MSN上看到弘凯的签名:周五八点半海军总院送别王云蔚想最后看一眼的就去看看, 但还是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得到确定的答复后, 泪水不止. 有过失去亲人的苦痛经历, 我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也知道一切话语在这个时候都是苍白无力的。薄衣身病曲终了,只恨情难表,几回泪水伴凄凉,依旧此情无悔任天荒。

特别喜欢张弘凯BLOG上的这组照片,是他们出去度假时拍的,多么阳光,多么有希望的感觉. 短发戴墨镜的就是云蔚.我不愿想象她病的样子,在我印象中她永远是那么美丽,那么坚强,那么开朗,在天堂的你也一定会更加快乐。永远怀念王老师。

热门推荐

电话:010-81181138 | 地址:京藏高速水关长城出口八达岭国家森林公园东侧 | 邮编:102112 | 京ICP备12044870号 | 技术支持:八达岭陵园网络工作室 陵园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