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八达岭陵园
陵园亲情故事
陵园首页 > 陵园·亲情故事 > 正文

爱电影,爱世界


爱电影,爱世界的王晓春

进入王晓春纪念馆

在网上,不大容易相信死亡这样的事情。时间漫无边际,就像是回贴搭起的楼梯。对于说“再见”也不会有什么伤感,因为过几天开机又能见到熟悉的ID。仿佛我们永远活在连绵无尽的今天,ID永远不会消亡一样。总觉得有大把的时间,大把的机会,大家总能相逢。在某个城市,在某个傍晚,在某张酒桌,站起身来指着对方说:啊!你就是。

会是任何人,但是不再会是王崴。即使有一天我穿越坟墓,和他面面相逢,我只怕他也认不出我来——我们是网友,从未谋面。我们在网上相识,在网上拍砖,在网上相互恶搞,在屏幕后面咧着嘴无声地笑,我们一周见面的时间比发小都还多。可是我们没见过面,但也只是没见过面而已。

一切都非常快,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日子没有那么长,机会没有那么多。9月23日,周五,王小山打电话来,请我帮忙发个求援贴。说是王崴被自行车给撞倒了,昏迷不醒,送进医院。我打电话给他的爱人,询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她在电话里非常镇定冷静,只说到王崴早上10点以后对光刺激没反应时,声音突然不再受控,剧烈地颤抖起来。9月24日下午,王小山的从医院打来三次电话,每次电话那头的背景声里都是撕心裂肺的哭声。那是我认识王崴以来距离他最近的一次,电话那头他的灵魂正在离开躯体,中间是他妻子的哭喊声把我和他连接起来。

在这一天的时间里,我们发了求援贴,得到了无数回应。甚至从大洋那头得到了帮助,找到了天坛医院的脑外科主任。我们去了人,我们决定要募捐,我们在医院边租了房子给他家人,我们联系了王崴其他论坛里的老朋友,我们觉得这会是一个漫长的治疗过程。但是,这个浑蛋居然真的死了。

兄弟,你怎么能死呢?你才结婚,你才搬进你的新家,你才辞职换了新工作。你还没有孩子,还没还完贷款,你还没写完你的二战电影系列,你还没有拍摄一部你自己编剧的电影,而我们都还在等着看呢。

一定有什么是我们所无法左右的,连江湖传召令和金钱都没有办法。一个下午,我接了无数个电话,无数个男人的电话,每个电话那头都是抑制不住的哭泣声。王崴,你说他们哭什么呢?你一辈子那么喜欢电影,现在散场了,我们应该起立鼓掌的。电影里没有人会死去,我们只是看着心爱的女演员和别人接吻而伤心。王崴,24日下午的这个镜头我们NG一次好不好?你是编剧,可以修改剧本的,我们不喜欢太突然、太悲伤的结局。

别和我辩论,这一次你没法和我辩了。你一直喜欢和我辩,打从你刚到论坛和我争库布里克的电影开始,到今年8月份那个深夜里,我们还在辩那篇《作为人的悉达多》。我一直以为自己喜欢和你辩论,现在你去了,我才知道其实是我喜欢上了你这个人。

在你那里,永远有最全的电影资料。点开你的贴子,总有最出人意料的回答。你家周末的电影放映会,是人人最想去的地方。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你用你的善意、你的勤勉、你的诚实、你的机智带给了我们无数欢乐时光。很难想象,在我们这么一个流氓成堆的地方,有人能如一般不用喝酒、打架,就能赢得那么多人的喜爱。一个骑着自行车穿过半个北京城去给未曾谋面的网友修电脑的人,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人死了,就会被作为一连串形容词而继续存在,这种情况令人难以忍受。谁是王崴?他不是善良,不是勤勉,不是诚实,不是机智。他是一个热爱电影的人,从外交部辞职出来,是因为外派非洲的时候领导锁了电影放映厅的门不让他看电影。在北京金五星淘牒出来,几乎被保安当成盗贼殴打,只因为他为搜集电影而省下每分钱,骑着破烂的自行车。他舍不得打车,终于换了辆二手电动自行车,却因此而遭横祸。电影是他的梦,他的理想。他为了理想而舍弃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红心杀手王佩发短信来问我:告诉我,我们活着究竟是为什么?

为了爱,为了所有的那些梦想的疯疯癫癫,为了所有那些关于理想的课堂作文。为了那些我们以为恒久却容易破碎的,为了那些我们觉得无法坚持而放弃的,为了那些我们不经意而不慎错过的。为了那些已去的、现在的和将要来的日子,为了我们生命中早已打上的水印纹章,用生活磨砺得粗糙了的手抚平它们,贴在胸口。和自己七岁那年第一次做出竹蜻蜓的那个傍晚一样,在夕阳里看那小东西在晚风里起飞。

这是王崴要告诉我们的。他还说:“因为生命太宝贵了,所以要干自己真正想干的事。”每天早晨,当我们如同鱼干一样在这个世界里的各个城市里醒来,继续着我们鱼干一样的生活,想想王崴说的话,想想他这句天真的话,想想他这句坚定的话。他已经给予了我们他的所有,最后这一次,他给了我们他的全部生命作为最后的提示。

王崴去了,我想他有三件事情还没有做完,希望大家能一起帮助他完成。

一、王崴放心不下他的妻子。在他深度昏迷的时候,只有妻子叫他的名字,他才会有反应——握住她的手。为他和他的妻子建立一个帐号吧,帛包不能赎回生命,但是能帮助他年轻的妻子继续人生之路。若王崴在天有灵,以他一贯对妇女平等尊重的态度,他应该希望妻子能够尽快走出悲伤,继续在人世间幸福地生活下去,帮帮他们!

二、帮他出一本书。把他的文字搜集起来,别全部在网上散失了。如果我们曾经在他的文字获得过快乐和满足,那么应该帮王崴把这本书做起来,让更多的人看见一个人曾经有如此的电影人生。如此,肉身虽可焚毁,比特尽可粉碎,但是我们可以给予他的ID以永恒的生命。

三、帮他拍一部电影。一部他想象中的电影:干净、纯粹、善意、诚实的电影。让他在天堂里以天空为幕,白云为椅,看一部他理想中的电影。在他认识的众多导演中,我希望会有那么一个人能做到,在片头写上:献给王崴。要双语字幕:To my friend Wai Wang.

热门推荐

电话:010-81181138 | 地址:京藏高速水关长城出口八达岭国家森林公园东侧 | 邮编:102112 | 京ICP备12044870号 | 技术支持:八达岭陵园网络工作室 陵园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