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八达岭陵园
陵园亲情故事
陵园首页 > 陵园·亲情故事 > 正文

纪念一段青春绽放的模特时光


徐倩

进入名模徐倩纪念馆

一位曾多次在国内及国际大赛中夺魁的超级模特徐倩,受聘从山东来到云南丽江,原本是为了帮雇主拍些民族服饰照片回去,用于新开民族服饰店的宣传。结果最后,竟就此香销玉焚在了美丽的丽江……

探幽徐倩,打开她生命中的三重世界:家庭、情感、工作,很容易产生一种直觉:在这幅从摇篮到坟墓的画卷上,出现了太多的留白。

家是起点。

徐倩每次回老家都要坐上近5个小时的大巴,从繁华的青岛切换到贫穷、干燥、空气中能嗅出灰尘的滕州。这座曾经的“三国五邑”之地、不可一世的“滕小国”、备受尊崇的墨子故里,似乎早已被人遗忘。

这样的一座小城里,徐倩绝对是家喻户晓,1米8的姑娘走到哪里,总会有人跟她打招呼,嘘寒问暖,而不论什么时候,徐倩总是抱以“呵呵”的笑声。她爱笑在当地是出了名的。

除了身高,徐家在滕州再没有一点让人仰视的地方。这个家太过简单:75平米,没任何装修,地上铺着5块钱1平米的釉面砖。47岁的父亲徐光利是兖州矿务局化肥厂的保安,干了30多年,厂里上下老小没有不认识他的:实实在在的山东汉子,话不多,只管做事。母亲刘会珍下岗好多年了,按月去领微薄的津贴,有时帮自己的大姐看看店,挣点小钱。大姐是卖电动车的,火过一段时间,现在也不行了。从电视里他们找到了理由,说是美国的金融危机刮进了滕州。

电视,现在成了徐光利和刘会珍唯一的消遣方式。北方的严冬,屋子里冷得像个冰窖,家里没有空调,也没有电暖气,两口子一吃完饭就马上钻进被窝,看看电视剧和新闻。这台29寸的电视机刚买不久,是徐倩的姨妈买了送给他们的,原先那台海信电视还是上世纪80年代买的,破旧得连灰都不想掸一下了。一台最小型号的电冰箱是修家电的同事送的,为了省电,现在也不用了,放在屋里当个摆饰。

徐光利曾给女儿设计了这样一条安稳道路:初中毕业后去上鲁化技校,然后分回厂里工作,跟自己一样拿份工资,接下来结婚、生子。

如果没有化肥厂组织的那次文娱表演,徐倩应该正沿着这条画好的轨迹顺利向前。初中毕业后,徐倩因篮球特长被破格录取到当地最有名的滕州一中。在滕州人眼里,孩子进了一中,才有资格想象清华的门。但是,靠篮球特长进去的徐倩并不是块读书的料,在尖子扎堆的一中,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徐光利也没奢望女儿能考上大学,第二年,他就帮徐倩办了手续,从滕州一中转入鲁化技校。

徐倩高二那年,厂里搞活动,缺几个走模特步的女孩。所有人都知道,徐家的姑娘个子高,人也水灵,而徐光利也是想都没想就让女儿去给厂里帮忙。作为一名老职工,徐光利对化肥厂是有感情的,况且,女儿将来也想留厂工作。偌大的工厂,平时的工作辛苦而又乏味,搞一次文娱活动能让全厂人兴奋一下,何况,这也被认为是“替家里长脸、争光”。

参加这次演出的都是工人和学生,没有一点模特基础,为了让这台全厂关注的表演“相对专业”,厂里专门从枣庄请来了舞蹈专业出身的耿老师,让她带着这些青春少女一遍一遍走猫步、转身、摆造型。

耿老师相中了徐倩:这孩子天生是做模特的料,不是做工人的命。她找到徐光利,希望能把徐倩送到菏泽去参加比赛,并承诺“全程免费辅导”。

现在,徐倩的人生道路出现了岔路口:要么继续按原计划向前,毕业后做工人然后嫁人;要么按耿老师的说法去练模特,从此站在镁光灯下,享受鲜花掌声。徐光利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已经60多岁的耿老师很器重徐倩,她把徐倩带到家里,吃住全管,强化训练了一个星期,然后领着孩子去菏泽参赛。耿老师说,徐倩就是她做了一辈子的梦。最终,梦想照进现实,徐倩获得了最佳模特奖。而就在比赛过程当中,一位更高级别的伯乐相中了徐倩。他叫杨军,青岛东方丽人模特学校校长。徐倩获奖后,“杨军专程来到枣庄”,希望徐光利能让他把徐倩带走。

徐光利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开始带着笑回忆徐家最为光彩的那段岁月。这种喜悦,与女儿离世的巨大悲恸完全区隔开来,他舒展开额头的道道皱纹,一下回到了过去的美好时光,像过去与街坊炫耀女儿光鲜时一样的眉飞色舞。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那次厂里的演出,如果没有那位热情到让人不能拒绝的耿老师,如果没有杨军和“东方丽人”— —女儿应该毕业进了化肥厂,开心的笑声应当时常萦绕耳畔。

现在的徐光利,更多是痛苦和后悔。化肥厂女工与T台的模特,他觉得前者是那么的美好:简单、朴实、清清淡淡、平平安安。 

热门推荐

电话:010-81181138 | 地址:京藏高速水关长城出口八达岭国家森林公园东侧 | 邮编:102112 | 京ICP备12044870号 | 技术支持:八达岭陵园网络工作室 陵园网站地图sitemap